玥 暄

(≧▽≦)

【TSN】Dustin/Eduardo -The Dust of your rose ch09 终章

夏天11:

第九章 答案


 


Dustin在那个空旷的房间里躺着,他看着墙上挂的那个相框,他在想Eduardo,只有一直想着,他才不会被悲伤淹没。无数回忆如潮水般袭来,他一方面确信Eduardo是在Facebook建立后,经过一场诉讼,痛苦地离开了美国,但一份记忆明明又告诉他,是在大学时代,Eduardo跟着家人搬去了新加坡,离别的时候并没有那些心碎;他记得有一本书,一行公式,一张支票,一朵花,对了,那朵花在哪,他为什么会有一朵花,他看见自己抱着一束玫瑰去送Eduardo,对方温暖的眼睛里满是疲惫,他看见自己在细雪纷飞的哈佛与他爱的人挥手作别,他爱的人……Dustin的思维不可避免地陷入了混乱。


 


“What is the probability that you may fall in love withme ?”Eduardo似在他耳边温柔问到,他摇摇头将泪水逼回眼眶,如果,如果Eduardo能活着,他愿意承受对方的目光一直落在他之外,他宁愿一直旁观,一直等待,也不要在他迈出第一步后就让对方步入死亡,不是吗?他刚买好去新加坡的机票,Eduardo就出了车祸,是否他当年做的交易在对他说不。


 


也不知道Sylvia对他做了什么,Dustin觉得自己的力气渐渐恢复了,只是身体跟不上大脑的指令,一言一行都很迟缓。他看着Sylvia走进来,扔给他一套衣服。


 


Dustin慢慢的换上,他原来的外套沾满泥水的痕迹,Sylvia给他一张毛巾擦脸。Dustin一定把疑问写在脸上了,因为Sylvia看了他一眼就说:“我没想要虐待你,等我找到那个混蛋,我马上放了你。”


Dustin没有问她到底要做什么,因为他对一切都不关心了,无论Sylvia要怎么对待他,都和他无关不是吗。


 


哔哔哔哔。


 


尖锐的声音从床底下传出来,Dustin朝门口看了一眼,Sylvia刚才走出去之后就没有回来,Dustin迟疑的努力向那里挪过去,Sylvia不论对他的身体动了什么手脚,他至少慢慢恢复了一些力气。


 


床底什么都没有,不,等等,Dustin在满是灰尘的角落里摸索着,地板有个细小的裂缝,他伸手进去把那东西拿了出来,那是一个计时器,看上去像是和Sean手腕上的一样,透明且没有一丝重量,完全反科学的存在,绿色的线条组成冰冷的数字,Dustin知道它滴答滴答的减少就是在倒数着某个人的生命。


 


哔哔哔哔,那个计时器又开始叫了起来。


 


Dustin想都没想就把它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鸣叫声停止了,他从床底下爬了出来,那个计时器安静的呆在黑暗里,有点诡异,Dustin想,不过他对此接受良好。


 


他刚刚走到原来呆的位置坐好,门就被猛的推开了,Sylvia拿着一个行李袋走了进来,这个娇小的女人有着不可思议的力气,Sylvia一把就将Dustin拎起来,粗鲁的将他推出门去。


 


Dustin刚想对久违的新鲜空气和鼎沸人声发表一点意见,比如这么久了我才知道我被关在自家公寓的对面,比如这位小姐你在纽约的大街上绑架我胆子挺大,还没等他开口说第一个字,Sylvia已经把他推进了门口停着的一辆黑车里。


 


车的内部空间很大,隔音良好,Dustin心不在焉的望着窗外,突然瞪大了眼睛,那个站在街对面的人,风度翩翩,高挑挺拔,棕色的头发没有像往常一样梳理的整整齐齐,而是显得有限凌乱——那让他显得更年轻了,那人焦急的望着前方,Dustin几乎马上要打开车门跳下去,那是Eduardo,Dustin刚刚接到过他死讯的Eduardo。Sylvia扫了他一眼,看出什么后用力轰下油门,黑车拐进了另一条道路,Dustin在后视镜里隐约看到另一个人朝Eduardo跑来,那是Sean。他暗暗松了一口气,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人能制住这个诡异疯狂的女人,不知为何,Dustin觉得Sean是个好人选,倒不是说Sean也是诡异并疯狂着,但他们两个一看就是来自同一个世界的好吗。他们有无机质的天真,Sean挥洒着在这个世界里能拥有的时间,Sylvia绑架一个程序员——再说一遍,Dustin有时候实在是过于谦逊——就为了引Sean出来,真不能算是一个好主意。


 


黑车疾驰过了几个街区,将冲着他们按喇叭的几辆车远远抛在后面。而Dustin甚至不知道纽约还有这么空旷的地方,几排别墅孤零零的站在街区中央,Sylvia熟练的拐进一栋别墅后的车库,将Dustin拽出来朝门厅走去。


 


他们刚靠近门口,一辆红色的汽车已经飞速驶来,正好在他们面前一个急刹停住了,Eduardo和Sean冲出来,但Sylvia的反应更快,她一把将Dustin推进大门锁住,自己转过身来面对他们两人。Eduardo看上去想要说什么,但Sean阻止了他,Sean用他那擅于安抚人的语调说道:“Sylvia,好久没见了,在纽约忙些什么呢?”


 


Sylvia用她那无机质的天真眼神看了过来,轻松地笑了:“当然是帮伟大的Sean Parker收拾烂摊子。”


 


“亲爱的,你在说些什么呢?”Sean笑了。


 


“说什么?你自己明白,你的那桩交易扰乱了时间线,局里下了命令取消它。”


 


“我做的交易完全符合契约精神和时间法则,你没有这个权利。”


 


“你定下交易之前就应该想到这么严重的时间穿越必定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影响。还有,你盗取的那个计时器,真以为局里面不知道?你把Hamilton探员怎么了?”


 


“你是说Henry Hamilton?我上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可还好好的,我怎么知道他怎么了。”


 


和想象中的枪林弹雨不同,Eduardo发现他们只是在普通的斗嘴而已,警报解除。于是他在他们争吵的时候悄悄走开,在墙边找到一扇没关紧的窗户爬了进去,Dustin正无力靠在墙边,看到Eduardo走进来他忍痛站起来,只要看到对方的存在,他整个人都活了过来。


 


Dustin将Eduardo拉进一个久违的拥抱。


 


而这就是他所要求的一切。


 


门口的两个人还在争吵,Eduardo扶着Dustin打开们,Sylvia和Sean同时转过头来,Dustin拿出那个他找到的计时器,对他们两说:“额,你们在说的是这个吗?”


 


Sylvia睁大了她的眼睛,Dustin不知道她的眼睛居然还能更大,Sylvia说:“这是Henry的计时器,那帮人居然杀了他?噢天呐,快走!”


 


她伸手拽过Dustin和Eduardo,Sean则不用她再提醒已经朝院门口跑去,就在他们四个跑到街道上的那一瞬间,爆炸的热气扑面而来,刚刚他们所站的地方被炸成了一片废墟。


 


“Kors想杀了我,还有他那愚蠢的同伴Jaeger。都是你惹出来的麻烦Sean Parker!”


 


Sean闻言只是无奈的耸耸肩,但疼痛牵动了他的面部表情,显得十分狰狞——他的肩膀被划出一道血痕,跑的过程中他一直挡在Sylvia身后。


 


“长话短说先生们,规划局出了一个叛徒,我和Sean被派来解决此事,有两个时间匪徒在追杀我们。很抱歉让你们经历这些,还要谢谢你,帮我找到了Henry的计时器,虽然他已经不在了。”Sylvia抛掉了她一贯表现的天真,变得严肃而专业。


 


Eduardo还是紧张地扶着Dustin,他能感觉深色头发的男人的疲惫。


 


“这次算我欠你们的,Moskovitz先生,你和规划局的债务一笔勾销,不过你和Sean做的交易仍然有效,我们会记得回访的,祝健康。”Sylvia扶起Sean上车前,说了这么一段话,Eduardo和Dustin若有所思的对视一眼,接着她又回过头来说到:“当然,时间能知道一切,所以你们不要想着假扮什么情侣,我们会知道真正的答案。再会。”那辆黑色的汽车一个漂亮的甩尾,就此消失在满身烟尘的Dustin和Eduardo眼前。


 


五年后。


 


Dustin和Eduardo在自家的公寓门前,遇到了如约前来的故人,规划局现任的Sylvia局长。


 


那个问题,也许不再是问题了。


 


重逢之前的这么多年他们没有陪伴在对方身边,也没有特别关注对方的行踪,只是看到就能觉得温暖,这是任何人都代替不了的,别的人不曾与他们在雪中拥抱,别的人不曾在雨夜给予最温暖的安慰,别的人不能懂得他们的心碎,他们的新生。


 


Eduardo和Dustin相视一笑。


 


局长大人清了清嗓子:“好了,我的朋友们,现在看起来时间规划局的Parker探员改行做证婚人也不错,例行公事,Saverin先生,请你告诉我,你爱的人是谁。”


 


 


 


全文完


 


 


 


 


作者有话说: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也许这一开始是一个暗恋的故事,Dustin一点一滴的付出,但Eduardo也并非没有回应,是友情?是爱情?在不同的世界里,他们努力过,珍惜过。也许那个答案,就是他的名字。


 


有的时候,我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爱的是谁,对吗?


 


作者笔力不够,很多细节写不好,但是Dustin会天天买三明治给Mark,就为了Eduardo说记得叫他吃饭,Eduardo也会在新加坡好好生活因为Dustin对他说我爱你,我希望你过的好。


 


一见钟情是情,日久生情也是情。


 


You are my answer.



评论

热度(20)

  1. 玥 暄夏天11 转载了此文字